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噩梦般的尼姑庵
时间:2020-01-09

话说明朝宣德年间,临江府,有一个秀才,姓白,名玉堂,字俊美。为人风流萧洒,出手大方。唯一的缺点就是好色。只要遇到花街柳巷换,舞榭歌台,便恋留不舍,就如同在家里一般,把若大的家业,也是换烫挥去十之二三。家妻浑氏,见他如此花费,百般苦劝,白玉堂就是不烫照听,还常常打骂浑氏,浑氏一气之下,领着三岁的儿子在一间净室持照斋念佛,由他花天酒地,逛窑子。

乙一日,正是清明佳节,白玉堂穿着一身华美衣服,腰悬玉佩。独自去乙鞍野外踏青游玩,那时节正是花开之际,山野之中迷漫着浓浓的花香。鞍浇白玉堂四处游玩一番,累的是口干舌燥,思量着,现在要是有一盏茶浇舷解渴那是妙不可言呀。正在寻思着,突然看见一座大庵院。白玉堂仔舷鞍细一看,只见四周都是粉墙包裹,门前几棵倒垂杨柳,中间身阳两扇鞍舷八字墙门,上面高悬金字扁额,写着三个大字“极乐庵”。白玉堂心舷乔想正好进去讨杯茶吃,随即整了整身上的衣冠,走进庵内。转东一条乔青砖铺的小路,两边榆柳成行,甚是幽雅。

行不几步,过了一道墙门,看到三个小小的房间,里面供着韦驮尊者妹。从佛像后面转过去,又一条小路。白玉堂抬头一看,前方一座雕花妹览门楼,双门紧闭。上前轻轻扣了两下,只听吱的一声,大门开了,从览膊里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童,见了白玉堂连忙施礼。白玉堂还了礼,跨膊#步进去一看,一带三间佛堂,虽然不大,却也高敞。中间是三尊大佛#佑,甚是庄严。玉堂向大佛作了揖,对女童道:相烦通报令师一声,说佑有客到访。女童道:相公请坐,待我进去通报。

缮不大一会,一个少年尼姑出来,向玉堂稽首。玉堂连忙还礼,顺势用缮蜒色咪咪的俊眼,仔细一看,那尼姑年纪二十左右,面白如玉,身姿优蜒靠雅,格外标致。看的是心里痒痒的。心想如此佳人,不上了她,岂不靠父可惜。谁知那尼姑看了玉堂的相貌,亦有此心。原来这尼姑也不是一父创个清白人家,每逢有美男子来此庵院时,她就亲自己坐陪,再勾搭上创床,成云雨之欢。

鞍尼姑笑嘻嘻的说:相公尊姓贵表?府上何处,来此小庵有何见教呀?鞍北白玉堂道:小生姓白,名玉堂。就在城中住,今日踏青至此,特来讨北烫杯茶吃。尼姑道:公子来此,小庵真是蓬筚生辉。请到里面待茶。玉烫亮堂听说到里面待茶,心想此事有几分光景了。好不欢喜,随尼姑来到亮行了里面一个幽雅的小亭内。玉堂说到:还没请教仙姑芳名,尼姑道:行#小尼法号静空。这时女童把茶端了上来,静空双手捧起一盏递与玉堂#膊,玉堂接过茶杯,只见静空小手十指尖纤,洁白透红。玉堂啜了一口膊茶道:真是好茶!

贩接着又问道:仙庵有几位仙姑?静空道:师徒四人。家师年老,近日贩栽废病在床,当家的就是小尼。指着女童道:这是小徒,她还有个师妹栽烫在房中诵经。玉堂又道:仙姑芳龄几何?静空道:奴家青春十九。玉烫缮堂道:十九正是妙龄,仙姑何以受此寂寞。静空道:相公休得取笑,缮#身在此庵中,想做也没有的做呀。玉堂一听,知道好事将成,就问到#怂:仙姑闺房在何处,小生也去认一认。静空此时欲火已炽,按纳不住怂说:认什么呀,说着就起身往里面走去。

蜒玉堂一看,急忙走上前去,抱去静空就亲了一口。静空说:你急什么蜒换呀,让人瞧见多羞呀。一会来到静空的房间里。里面摆设整齐,屋中换创还有淡淡的清香。白玉堂那有时间欣赏呀,一把抱住静空,把她放在创热床,脱去外面的僧衣,再把里面的小衣也去下,用嘴轻轻吸着她的小热行肉洞,静空好久没和男人同房了,性欲是一忍再忍。此时玉堂吸她的行鬃小穴,正是久旱逢甘雨,妙不可言呀。静空躺在床嘴里哼哼叽叽的叫鬃着:嗯---嗯---好-----好舒服呀!!

#玉堂一边舔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插静空的阴道。静空的阴道没多大功夫#膊,就变的湿露露的了。玉堂下体也是坚挺无比,玉堂飞身上马把阳物膊妹插入了静空的阴道里,用力的抽插起来。静空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这美妹照妙的时刻了,下身也是乱耸乱撞。嘴里也是放声淫叫着:噢--噢---照热真爽---爽死了!!好久没这么快活了。边叫边用双手揉搓着自己诱热缮人的双乳,高潮渐渐来临。就在这时女童推门进来送茶,吓的静空一缮身冷汗,连紧起身。

适女童赶紧放下茶儿,掩口微笑而去。静空用小衣擦了擦下身的淫水。适侣收拾了几盘果子和点心,摆了一桌与玉堂对面坐下。又恐两个小童泄侣怂露此事。也教来坐陪。玉堂道:承蒙仙姑错爱,小生甚是过意不去。怂说着与静空师徒把杯问盏。吃了一个时辰。

揪玉堂起身用手勾着静空的脖颈将酒饮了半杯,然后递于静空,静空将揪栽酒饮尽。两个小童见她肉麻,要起身回避。静空一把扯住说:既然同栽揪在此吃酒,料你俩也脱不了干系。两小童走不了,只好用手掩面,眼揪睛咪成一条缝偷偷的看着。玉堂上前抱住一小童扯开衣袖,亲了个嘴。二女童,情窦初开,见师父容情,也落得快活。

浇四人搂做一团,缠做一块,吃个大醉,一床而卧,相偎相抱,如漆如浇靠胶。玉堂借着酒劲,再次翻身上马,把大鸡巴插进静空的阴道,开始靠档狂抽,刚才抽着正来瘾呢,让小童给坏了事,这次岂肯错过。静空喝档鬃的头有点晕乎乎的,嘴里也哼哼的叫着。玉堂一路狂抽,竭力的奉承鬃烫着静空。静空也在迷迷乎乎中达到了高潮,下身的淫水喷了一床。玉烫屯堂伺候完静空,又开始玩起了两个女童。玉堂用眼一扫,发现两个女屯童长的也是挺水灵的。

鞍于是用手拨弄着她的阴户,发现还没开苞呢。顿时,两眼发亮,连紧鞍浇把鸡巴插入女童的下体里,鸡巴刚插进去,立刻被女童窄小的阴道紧浇吵紧包裹住,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强烈刺激着玉堂的龟头,玉堂兴奋的吵烫抽动着鸡巴,一路高歌猛进。女童的下阴还没被人开发过,所以当玉烫乔堂的大鸡巴插入时,痛的女童,连声叫痛:玉堂相公,求求你------乔鬃轻一点---轻点------好痛啊!!玉堂放慢了抽动的节奏,轻轻的插鬃汉着女童的阴道。女童慢慢的开始轻声的呻吟起来:噢---噢----噢---汉好舒服呀!!没--没想到被人插还挺爽的呢?

乙不大一会,女童也带着满足昏睡过去。玉堂下床喝了盏茶,上来把另乙一女童也给开了苞,在一阵狂抽猛插的运动下,女童叫声不止:啊汉-啊---啊---好-----好舒服呀!!真是爽死了!!玉堂连放三箭,最汉怂后也是疲惫的躺在床上昏睡过去。到了次早,静空叫香公过来,赏了怂他三钱银子,买嘱他莫要说出去。又给他几两银子叫他办点酒肉瓜果亮。那香公平日,几碗粗茶淡饭,没甚油水,眼也不好使了,耳也有些亮#聋了,身子是软的,脚儿是慢的。此时得了三钱银子,又要买酒买肉#揪,顿时变得眼明手快,身子如虎一般健壮,走跳如飞,不到一个时辰揪就把酒肉买回,静空摆了一桌热情款待玉堂。

贩却说这非空庵有两个房头,东院是静空,西院是静真,那静真也一个贩适风流的俏佳人。手下也有一女童和一个香公。那香公见东院连日来又适#是买酒又是买肉,就报与静真。静真猜想静空肯定有不三不四的勾当#乙,教女童看好门户,自己来到东院门口。恰好遇见东院的香公,左手乙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后还背着一个大酒壶。

热香公问:院主那里去呀。静真道:特来与师妹说说闲话。香公说:既热舷然如此,待我前去通报一声。静真一把扯香公说到:不用报了,我都舷#晓得了。香公被说到心事,脸儿登时涨红,不敢答应。只得随在后面#烫,将院门闭上,跟至净室门口,高声叫到:西房院主在此到访!静空烫热听了,慌了手脚,赶紧把玉堂藏在屏后,起身迎接静真师姐。静真上热照去扯住静空的手袖厉声叫到:出家人干得好事,败坏山门,走我们去照鬃找师父说理去。吓的静空脸上一会青一会紫的,心里像头小鹿来回乱鬃#撞似的怦怦直跳。静真见她吓的如此模样,捂嘴一笑:“师妹莫害怕#,我是逗你玩呢?既有此好事,如何瞒我独自享用呀?”

热静空一听真放下心来,遂令玉堂与静真见面。玉堂抬眼一瞧,静真姿热技容秀美,风彩照人。年纪略大于静空,但是妖冶风情更胜静空。静真技鬃见玉堂风流萧洒,相貌不凡。叹道:相公如此风流萧洒,师妹如何独鬃览自享用。静空连紧说道:“师姐莫急,自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自当同览膊乐。”静真道:“若得如此,先谢过师妹了。”说完回到西院准备酒膊菜。

上一篇:狐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