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母子恩爱云雨会
时间:2020-02-04

转眼之间,到了公元一九四八年,我也十八岁了,完全懂得
了男女之事,所剩的只是实践了。现在再用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
家中的女人,才发现家中全是大美人,一个个千娇百媚,各具风
采:

妈妈和姨妈都还不到四十岁,姨妈三十七,妈妈三十六,都
是艳光四射,风韵迷人,倾城的容颜,挺耸的酥胸,细细的柳腰
,白嫩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熟透了的、诱人的女性的气
息。

大姐翠萍,大我一岁,是典型的柔顺、乖巧的好女孩,生性
最温柔,性情最贤惠,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二姐艳萍,只大我
两个月,多愁善感,也很温柔体贴,脾气也好,斯文娴静;小妹
丽萍,小我一岁,个性倔强,生性开朗,敢做敢当,但心底里却
温柔善良,属外刚内柔型。姐妹三个虽然个性不同,但有一点却
是相同的:每个人都长得天姿国色,高贵圣洁,对外是「艳若桃
李,冷若冰霜」,对我却温柔体贴,百般迁就,万般照顾。
另外,家中的丫头、女仆,一个个也都是中上之姿,特别是
我的丫环小莺,更是个美人坯子,也早已到了含苞待放的花姿。

但是,家中美女一大群,我却一直是处男之身,并没有随便
找个像小莺这样的小丫环来平息心中愈来愈烈的青春欲火。(因
为家中的丫环全是买来的,而不是像女仆女佣那样是雇来的,这
些丫头算是我们的私有品,可以随意处置,包括她们的身体,也
就是说,就算是干了她们也是合法的,她们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为别的,只为我和母亲的十年之约!自从八岁的那个晚上
,我便爱上了我的亲生妈妈,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与母亲共尝那灵
肉之爱,共浴爱河。

终于,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妈妈让我了却了心愿。
那天晚上,我从妈妈的房间门口经过,听到里面传来了隐隐
约约的呻吟声,难道妈妈不舒服?因为家中没有男仆,又规定不
经召唤,下人不准进主人的房间,所以家中的屋门一般都不上锁
,因此我一边推门一边喊着:「妈,您不舒服吗?」一边就闯进
去了,一进去就一下子惊呆了,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面:

妈妈赤裸裸地半躺在床上,如同一尊白玉美人。她的身材根
本不像三十六岁的女人,而是线条优美,凸凹分明,浑身肌肤洁
白光滑;她的上身,雪白得像一个雪团,胸前一对玉乳又高又挺
,乳头竟然还像少女一样,从乳头到乳晕全是粉红色的,与雪白
的肌肤相衬,美极了,也诱人极了,无一点瑕疵可寻;细细的柳
腰,平滑的小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再看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衬托着那丰满的阴户,显得更加美丽
,更加迷人。

妈妈正用手在那迷人的阴户上忙活着,淫水流了许多。正在
这时我进来了,妈又羞又急,整个人呆在床上,脸红得像六月的
晚霞,一直烧到了脖子上,右手中指还留在自己的阴道中,不知
如何是好。

我也怔住了,喃喃地说:「妈,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
能帮上忙吗?让我给您揉揉好吗?」
妈妈听了我的话神色安定下来,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嫣然一
笑:「你太能帮上忙了,这个忙妈不让你帮让谁帮?!」同时从
阴道中抽出了手指,指着自己的阴户说:「这里不舒服,快来帮
妈揉揉。」

我一听,正中下怀,忙将手按在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刚一
接触妈妈的阴户,妈就娇哼一声,娇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粉
面生春,双颊飞红,一双媚眼似渴求什么,又似在鼓励我,望着
我一眨也不眨,那模样真叫勾魂摄魄……
随着那声娇哼,妈妈的美臀微微一颤,两条玉腿也分开伸直
。我注视着她的玉户:浓阴深处,芳草如茵,长满了那丰满的阴
阜;我小心地分开遮掩在桃源洞口的芳草,然后轻轻地掰开两片
肥厚的大阴唇,但见红唇微张,桃瓣欲绽,两张肉壁微微张合,
正中间的那粒肥嫩
的阴蒂,颜色红嫩,鲜艳欲滴,还在微微颤动着。
奇景当前,把我刺激得兴奋不己,将手指伸进那迷人的肉缝
中,揉、捏、按、摩,忙个不停……妈妈被我弄得不住地呻吟着
,蜜穴中春潮泛滥,从她的阴道口中徐徐沁出的淫水弄得我手上
湿淋淋、粘滑滑的。

「好儿子,好宝贝儿,不要再用手了,妈受不了了,你用嘴
给妈妈舔舔好吗?」妈妈哀求着。
「好吧,为了妈,干什么都行,我的好妈妈!」
妈妈将双腿尽量张大,使她那毛茸茸的阴户暴露无遗,把我
的头按在她的屄上;我伸出舌头,先开始舔她的阴毛,又吮又吻
又吸又咬,使妈痛快得美目半睁半闭,朱唇似张非张,浑身火热
颤抖,娇躯微微扭曲,从口鼻中发出痛快的呻吟声:
「啊……哦……好儿子……好痒啊……别光舔毛……」

于是我就用手掰开妈妈的两片阴唇,翻了开来露出那条红通
通的像露滴牡丹一样艳丽的屄罅,里面正汩汩地流出水儿来,阴
蒂像一粒红珍珠似的挺立在阴户正中。
「妈,您这里面有两个洞儿,让我舔哪个呢?」我故意问道

「傻小子,妈不是给你讲过吗?难道你都忘了吗?上面那个
洞口那么小,能插进你的那东西吗?那是尿道口,不要舔,可能
会腥臊呢,下面那个大点的,才是阴道口,那才是正地方呢。」

「这个大的也这么小呀,能容得下我的鸡巴吗?」
「容不下就不容!谁说要容你的大鸡巴了?你这个臭小子,
就会调戏你亲娘!逗得妈难过死了,你还有闲心说笑,等会儿你
发急时,可不要说妈不给你面子。」妈使出了杀手。

「妈,我是和您闹着玩儿的,您不要当真嘛……宝贝儿不敢
了,好妈妈,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慌了。
「那好,还不快点舔?别再逗妈了,妈受不了了……」
我不敢多说,赶紧把舌头伸长,挤进妈妈的阴道四面乱舔起
来。

妈这一下被弄得欲仙欲死,浑身酥软,身子不停地扭摆,口
中呻吟不已:「嗯……好儿子……好舒服……往里面点……对,
就是那里……用力一点……美死了……妈整整十五年没有爽过了
……啊…啊……要泄了……啊…啊…好了…快活死了……」
一股阴精像喷泉似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全喷进了我嘴里,
我一口一口全吞了下去,腥腥咸咸的,如琼浆玉液一般,十分好
喝。

「我好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自从你爸爸死后,十五年来妈
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谢谢好儿子。」妈满足地吻着我的脸说。
「妈,您可舒服了,我这里却更难受了。」我指着那把裤裆
撑得半天高的玩意儿对妈说。自从进门看到妈妈的裸体后,它就
开始硬了,我又在妈妈身上玩了半天,现在更是胀得难受死了。

「呵,好小子,你长大了,它也长大了,挺得这么高,你放
心,妈会让你舒服的,妈没忘咱们的十年之约,今天就是想起十
年之约已经满了,才挑起了我的欲望,我又不好意思先说,又憋
得难受,就只好自己解决了。唉,这十年可真把我等得难受死了
,本来妈还能熬得住的,一有了那个十年之约,弄得妈一想起来
就要起性,真难过死了,终于等到了却心愿的时候了,今天妈就
全给你,就算是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来,把衣服脱下来……
」妈妈柔声说道。

「谢谢妈妈的生日礼物,人们常说『儿生母受苦』,今天,
我更应该送给妈妈一份礼物的,我就把我这根鸡巴送给你吧,喜
欢吗?」
「太喜欢了,这是妈收到的最好最珍贵的礼物,那就快点脱
吧,快点让妈看看你给妈妈的礼物,不要多说了,来,还妈帮你
吧。」

我的衣服被我们两人齐心协力脱了个精光,裤子刚脱下来,
那根大鸡巴就跳了出来,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
着,根部丛生着乌黑发亮的阴毛,布满了我的阴部和小腹,又粗
又长的粉红色的茎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龟头,看上去诱人极
了。

妈妈一见就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仔细检查:「你的鸡巴怎
么长得这么大?还这么硬,太好了,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我预
言你这东西长大会比别人壮观得多?现在灵验了吧!因为你一生
下来,这玩意儿就不同寻常,和一般婴儿的大不一样,这就是遗
传,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儿,一定能和你爸爸的一样,长成个大
号的,谁知比他的还粗还长还大,竟然是个特大号的。」
妈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握着量了量,然后惊喜地说:「我从来
没有见过别的男人的,只是当年你爸爸的才让我的两手交替握三
下,他告诉我他的东西在男人当中已经是难得一见、万里挑一的
大家伙儿,现在你的这东西竟让我握三下后还露出整个大龟头,
足有七寸多长,还这么粗一手都围不拢,这不是成了男人当中的
王了吗?真太壮了!」

妈妈用手握住我的阳具爱不释手地捋上捋下的滑动着。经过
这一阵子的揉搓滑动,把我的阴茎弄得青筋怒涨,全根发热,硕
大的龟头又胀大了许多,边沿高高地绷了起来。
「它更大了!宝贝儿,你看,这下不有了八寸长了吗?啊!
真太好了!」她更加惊喜激动了。

「妈,胀得更难受了。」我难耐地挺耸着屁股说。
「急什么呀,妈会让你难受吗?来,让妈也帮你舔舔。」
妈妈说着,让我上床躺好,她伏下身去,伸出柔软的香舌,
先舔我的阴毛、鸡巴根部、阴囊,然后是茎体、龟头,舔来舔去
,最后,妈妈张开樱桃小嘴,将我的阳物含了进去,我的鸡巴太
大了,而妈妈的小嘴儿也太小了,只能含住我的大龟头,也憋得
妈满口发胀。

妈妈含着我的大龟头,不停地用力吸吮,舔弄,柔软的舌尖
顶着龟头中间的小眼儿,尽情蠕动着,一双玉手在阴茎上揉搓滑
动,我的鸡巴感到温暖滑润,舒服异常,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袭
上我的神经。
「啊……啊……妈呀……好舒服……我要射了……啊……」
我下意识地抱紧妈妈的头,屁股快速地用力向上挺动起来,
妈也加快了吸吮,一阵抽搐后,我射精了,浓热的阳精一大股一
大股地射进了妈妈的口中,这就是我的处男之精啊!妈妈咕噜咕
噜地吞了下去,连吞三大口才全吞下,并且继续舔着我的鸡巴,
让它不会萎缩,使我的鸡巴保持着坚挺不倒。

「嗯,真太好吃了,真多真过瘾!宝贝儿,这几年你有肏过
女人吗?」妈娇声问道。
「没有,自从我们订约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献给
妈,还要让您教着我干,刚才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射精,现在我
才知道泄过精后的感觉原来是这样舒服,真好!妈,您可要好好
地教我呀!」

「好儿子,这么说妈刚才吃的是你的童男之精?那可是医书
上有确切记载的滋阴壮身的绝佳补品呀!好孩子,对妈真好!妈
一定好好教你,妈也是从订约以后就发誓只让你一个人干,有了
欲望也都是强忍着,偶尔有时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也只是像刚
才那样自我发泄过两三次,就这样苦苦地等着你长大。」妈抱住
我的头,温柔地腻声说着,又把那红润的樱唇盖在我的唇上,轻
轻地亲吻着,并把那柔软的香舌伸进我的口中让我尽情吸吮。
这一吻,让我感到精神恍惚,飘飘欲仙。

「妈,这就是接吻吗?滋味真美,儿子还是第一次尝到。」
「好儿子,连初吻都献给了妈,你对妈真是太好了。」妈高
兴地抱紧了我,与我继续接吻,一双豪乳在我胸前揉来揉去,同
时,两条大腿也一伸一缩地碰着我的阴茎,刺激得我快要疯了。
「妈,儿子想……」我吞吞吐吐。
「想什么?尽管说!」妈知道我在想什么,故意逗我。
「我想,我想……」我羞于启齿,灵机一动,说:「我想完成
我们的十年之约!」
「完成十年之约?那是什么意思?怎么完成?妈怎么听不懂呀
?」妈还是不放过我,继续和我开玩笑。

「我想……我想……」我还是难以出口。
「你到底想什么呀?妈妈的好儿子,你就大胆地说吧,妈是不
会怪你、笑你的,妈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妈等了这么多年,就等着
你这句话呢!」妈妈柔声地诱导着。

「我想肏您……」我终于再也忍无可忍,说出了难以出口的心
里话:「妈,您的亲儿子想肏您,您的亲儿子想和您肏屄,好妈妈
,别再逗儿子了,我的好妈妈,就快点让儿子肏肏您的屄吧!您再
不让我肏,我就要发疯了!」

「好了,妈也不逗你了,上来肏你的亲妈吧!妈终于等到了这
一天,不过可要轻点,你这孩子的东西太大了,妈怕一下子受不了
。」
妈妈躺了下去,我伏到妈妈的身上,挺起下面的大鸡巴,在妈
妈的大腿根胡顶乱撞,就是找不到桃源洞口,急得我满头大汗,妈
见我找不到屄眼儿,就娇笑着,左手分开了她那迷人的花瓣,右手
握着我的阴茎带到桃源洞口,下身极富技巧地蠕动了两下,两片桃
瓣已经衔住了我的龟头,然后腾出右手来,在我的屁股上一拍,媚
声道:「宝贝儿,进你的发源地去吧!」

妈妈话音未落,我已屁股一挺、鸡巴一顶,硕大的龟头已滑进
妈那娇嫩迷人而温暖的玉洞中。
妈妈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哼了一声,显
出十足的舒服劲:「啊~真好!宝贝儿,妈已经十五年没来过这回
事了,你…你…可要轻点啊!」

我知道妈妈荒芜已久,经不起暴风骤雨般的摧残,就仅仅鼓动
龟头在她阴道口微挺、摩擦,不停不休的动着。
妈妈娇喘着,轻哼着,低低地乞求着,迷人地呢喃着:「嗯…
…好孩子……妈难过死了,别再逗妈了……快点进来吧!」

上一篇:日向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