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路修的逆袭
时间:2020-05-20

第一节无言开始
路修是个普通青年,不文艺也不2B。穿着魔法师学徒的灰色法袍,看着眼前的魔法教室,脑中烦绪如丝,一切如梦似幻。
路修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对于这一点他自己很清楚。
在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路修是华夏国年青一代最富才华的商界领袖,出身名门,但是他的家族已到破落的边缘。正是路修的努力,纵横驰骋金融界数年,通过一次次的收购与吞并,一点一滴地使家族企业再度复兴,一举跻身世界五百强之列。
奇迹般的经历给予了他太多的荣耀光环,虽然事业发展蒸蒸日上,他的心却日渐苦闷,因为他最想要的,却离他越来越远,即使他们的心曾经如此之近。
他之所以能在商场百战百胜无往不利,是因为他拥有洞悉人心的能力,任何阴谋诡计在他面前都毫无秘密可言,每次面临危机,他都能料敌机先,从容破敌。可正是拥有这样的能力,他早就知道他最爱之人对他的心意,可是造化使然,他们无法摒弃世俗之见,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
直到在一个破败寺庙遇到的迷之少女,一语禅机,打开了命运之盒,而后死于仇敌的人为车祸,灵魂穿越来到了这里,在来到魔法世界前,似乎看到爱人痛彻心扉的哭泣。
现在,他叫布鲁诺·修斯,猎鹰帝国皇帝的十三皇子,一个从小因政治斗争而被废除皇子身份的弃子,帕蒂魔法学院的一名普通学员。
“唉!”路修长叹一声,来到了这个魔法与剑的世界,他的命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或者如那位迷之少女所说的回归原本的命运轨迹?其实他最大的烦恼并不在此,而是……
“呵呵……”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在耳旁响起,“可爱的鲁鲁修,你又在玩深沉了!”
路修恼怒地回头:“告诉你多少遍,凯瑟琳!我叫路修,实在不行叫我布鲁诺也好,我不是你说的鲁鲁修!”
虽然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但是映入眼帘的容貌依然不禁让他一怔。只见眼前的少女一头华丽的碧绿长发下闪耀着一双金眸,精致的五官配上一副娃娃脸,纤弱身材和柔嫩似水晶莹的雪肤,在身上象征着大魔法师实力的银色法袍陪衬下,显示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性感,合成一幅美丽的画卷仿佛拥有着慑人心魄的魅力。
“你不是也一样吗?鲁鲁修,凯瑟琳只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我喜欢你叫我C.C。”
路修看着眼前的美女有点咬牙切齿,面前的凯瑟琳或者说是C.C,就是他在寺庙遇到的迷之少女,这个外貌与小时候看的动漫《叛逆的鲁鲁修》一模一样的少女,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却与他这个外贸普通魔法天赋一般的皇族弃子不同,C.C这名叫凯瑟琳的少女在帕蒂魔法学院确是炽手可热,她不仅是猎鹰帝国年轻一代魔法师的第一高手,还是帝都四大美女之一,其身世更是如她古灵精怪的性格一般神秘莫测。花容月貌,天纵奇才,要说是神之宠儿也莫过于此吧。
路修把头别到另一侧,不愿理她,可是C.C却把螓首凑上去,亲密地在他耳旁撕磨:“我亲爱的鲁鲁修主人,接受我赋予的神之力量Geass吧!也许你忘记了轮回前的记忆,但你永远是我心目中的王者!”
路修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凯瑟琳,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需要那样的力量,我不是鲁鲁修,我是路修,我的命运我自己做主,我能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能掌控一切,包括我的欲望,如果人不能掌控自己的欲望,那和禽兽有何区别?”
路修咆哮着,C.C蓦然笑了,“鲁鲁修,我的主人,这一世的你真是傻的可爱,你如果真能掌控自己的欲望,你怎么在原来的世界会对你自己的亲姐姐产生不正常的念想呢?呵呵……”
路修无言以对,这是他在原来世界的最大心病,“我……我……那是意外……”
“那在这个世界呢?费丽雅可是你的小姨啊,你敢说你对你的小姨没有欲望?她还是你的老师哦!你心里不是满满地全是你的姐姐路悦馨吗?”
“我……我……”路修哑口无言。
C.C玲珑的身段将路修的身体贴的更紧,磁性的嗓音充满着魅惑:“在那个动漫的虚幻世界,你不是也一样吗?你最爱的娜娜莉可是你的亲妹妹哦,对了还有尤菲……禁忌之恋啊,这就是你的宿命,Geass也是一样,这既是你本身固有的能力,也是你挣脱命运的使命,有了它,你就能操纵人心,改变命运!世俗观念算什么?伦理道德算什么?有了Geass,你就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你明知道路悦馨对你的爱已经超出对弟弟关怀的限度却不敢越界,你明知道费丽雅对你的那一丝难以启齿的情意,你依然像以前一样不敢承认。可是有了Geass,一切梦想都能实现,你想做的没人能阻挡,你想要的没人能忤逆你的意愿!”一边说着,那双小手却在路修的身上游走着,媚眼如丝,妖艳动人,谁能把这个动情的小女子与平时那个冷若冰霜的女神凯瑟琳联系在一起呢?
“我……我……”路修此时脑中一片混沌,仿佛间眼前浮现出无数似曾相识的画面,但是仔细一看,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直到C.C火热的双唇印上脸颊时,他顿时清醒过来。
“你又在施展魅惑之术!”路修恼羞成怒,可能更多的是对自己自制力的自责,“费丽雅阿姨有事要找我……我先走了。”说罢狼狈地逃离了教室,回应他背影的,是C.C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
等到路修脚步声越来越远,C.C停止了笑声,自言自语道:“你是逃脱不了宿命的,鲁鲁修,其实你不知道,Geass的力量并不是我赋予的,我只是使你的力量觉醒的启蒙者,就像娜娜莉和你一样,在地球娜娜莉是路悦馨,而在这里她是费丽雅。而我们的命运早已纠缠在一起,密不可分:在布列塔尼亚,我是C.C,你是鲁鲁修;在这里,我是黑暗神教的圣女凯瑟琳,你是传说中的黑暗之子布鲁诺,光暗同生,血月升空!20年积蓄的黑暗之力将于今日爆发,鲁鲁修、路修、布鲁诺,何必在意一个名字呢,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一样的。”
说到这,C.C轻笑一声,月光挥洒,她的身影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第二节禁忌觉醒
跑出教学楼的路修不禁缓了一口气,“C.C这个妖女……”他有点愤愤不平。
其实,他越来越相信C.C所说的一切,因为巧合的地方太多了,鲁鲁修、他、还有布鲁诺,三人的人生轨迹是如此相似,鲁鲁修和娜娜莉、他和路悦馨、布鲁诺和费丽雅,难道这真是C.C所说的宿命吗?
费丽雅·蔓萝,猎鹰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魔导师,猎鹰帝国帕蒂魔法学院院长菲斯特·蔓萝公爵的小女儿,同时也是布鲁诺的母亲费雯丽·蔓萝王妃的妹妹,帝都帕蒂的四大美女之一,帕蒂魔法学院的导师,帝国无数英雄的梦中情人。
菲斯特公爵晚年得女,因此费丽雅也就比布鲁诺大6岁。18年前的宫廷事变,费雯丽王妃莫名身死,年仅布鲁诺被贬为庶民,在王妃最信任侍卫的保护下流落民间,躲避仇人的追杀,后来侍卫重伤不愈,可怜的布鲁诺开始一个人的流浪生活,直到14岁的时候再次与费丽雅相认,在费丽雅的保护下改名入学,成为一名普通的学员,在18岁的时候布鲁诺意外身亡,路修却借尸还魂,转眼间已有两年。
其实,对他来说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对费丽雅的爱,也许是传承了之前布鲁诺的记忆,虽然路修对路悦馨的爱依然没有改变,可是在面对费丽雅时,路修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分成了两半,冥冥中似乎感觉路悦馨和费丽雅的灵魂似乎是一样的,对他都拥有那样不可救药的吸引力。每次上课时,看到费丽雅清丽脱俗的容貌,昂然挺立的双峰,以及不时向他绽放出典雅的笑容,美目流盼,风情万千,每次都不禁沉醉在迷蒙之中。尤其着迷于费丽雅法袍裙摆下不时露出的被丝袜包裹的美腿,就像以前在办公室为路悦馨套装短裙下的那双丝袜美腿疯狂的感觉一模一样,可是对其他女人却完全没有这种色中饿狼的感觉。
虽然思绪很乱,但是想到马上能见到费丽雅,心中不由的一阵甜蜜。
“鲁鲁,在这里!”费丽雅在办公楼旁,一位风华绝代的熟女正向路修招手。26岁的费丽雅无疑是处在一个女人最有魅力的年华,绝美的面容、妩媚的气质、婀娜的身姿、温柔的神情,一颦一笑莫不具有无限的魅力。
路修跟着费丽雅走进了她的办公室,满心欢喜的他却没有发现,他的小姨神色间难掩的忧伤。他不禁问道:“小姨,怎么这么晚把我叫过来啊?”
费丽雅双目凝视路修的面容,仿佛要深深刻在在自己的心底,好一会之后才回答道:“鲁鲁,小姨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是来道别的。”
“啊?小姨要去哪里啊?什么时候回来?”
“小姨申请成为魔法议会的苦修者,准备将此生献身于魔法研究的事业了。”费丽雅的语气中有些难言的忧伤。
“什么!成为苦修者!那不是这辈子不能嫁人了吗?以前我们不是就再也不能相见了吗?小姨你这是为什么?”路修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十分震惊,架着费丽雅的肩膀不停地摇晃着。
费丽雅的声音依旧恬然,“鲁鲁,你对我的心意,我一直都知道,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我们还是更理性一些吧?不要为此毁了前途,不值得的。”
路修听了这话情绪更是激动,“不是的,不是的,小姨,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只要我们愿意,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在一起!”
费丽雅似乎有些欣慰,“鲁鲁长大了,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小姨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可是,我们的感情时间见不得光的,我也有我的理想,我想成为一个伟大的魔法师。加入苦修者,成为魔法之塔的圣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不!不能!这不可以!”路修咆哮着,仅仅搂住身前的伊人,“我真的好爱你,小姨,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心慌的路修没有发现,随着心情的反复,他的周身似乎有许多黑色的烟雾若隐若现。
“鲁鲁,不要幼稚了!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是你的小姨,更是你的魔法导师,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我这辈子心都不会安宁的……你知道的,你的外公、我的朋友都不会祝福我们的姻缘,忘记吧,我很庆幸这几年与你度过的日子,这将是此生最美好的回忆……”费丽雅双眸似乎闪烁着点点水光,默默回头,想离开这伤心之地。
“不!不行!”路修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把将费丽雅拉回来,双手紧紧搭在费丽雅的双肩上,双眼死死地盯着费丽雅,“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
这一刻的路修灵魂似乎穿越了时空,眼前费丽雅的身影渐渐与路悦馨重合,他回忆起了上一辈子醉酒向路悦馨表白的那一夜,得到的回应却是一个默然离去的背影。曾经那么亲密的姐弟二人就此成为路人,每次见面的淡漠更是令路修痛彻心扉。
一个又一个的画面在路修眼前闪过,似乎想起了鲁鲁修的人生,与娜娜莉的分分合合,拯救世界后的最终告白……
“哈哈哈哈哈……”路修蓦然大笑,笑声中似乎有种看破红尘的洒脱,“依靠世俗的力量如何免俗?如何满足这超越世俗的欲望啊?C.C啊C.C,还是你说的对啊,我无法掌控自己的欲望,我需要超凡脱俗的力量!”随着路修情绪的波动,周身的黑雾越来越浓。
费丽雅身为大魔导师,对元素的变化极为敏锐,感受到黑暗元素正以惊人的速度,感觉到事情正向一些不好方向发展,再听到路修的狂言,连忙安慰道:“鲁鲁,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我也是啊,人总是需要理性,这样才能活得更好,你一定能找到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另一半,就把我忘了吧!”
“理性?什么是理性?”路修原本阳光的俊脸充满了阴霾,“没有你的人生我还有什么意义!”随后将费丽雅强行按到墙根上。
费丽雅吓坏了,从来没有想到她心目中善良温和的布鲁诺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鲁鲁,不要啊!你知道你在做什么!理智一些,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不对?”路修哈哈一笑,“没有什么不对的,我说他是对的,不对也得对,费丽雅啊,不要再压制自己心中的欲望了,随我一起挑战这些这个可笑的世俗规则吧!”说完用手捏住费丽雅的下巴,让她美丽的脸蛋正对着自己。
费丽雅挣扎着,“鲁鲁,清醒一些,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赶紧放开我,我不会和你一起胡闹的!”
“胡闹?呵呵,怎么会?你会马上同意我的想法的,你注定是我的妻子!”说罢在给费丽雅的脸上深深一吻。
“布鲁诺,你别痴心妄想,我死也不会……”突然,费丽雅发现路修原本金色的长发已不知不觉变成了黑色,蓝色的瞳孔闪耀着绯色的诱惑,令人不自觉深陷其中,但最让费丽雅震惊的是:“鲁鲁,你的眼睛怎么?你竟然修习了黑魔法!”
路修掐着费丽雅柔嫩的脸蛋,“哈哈,美丽的费丽雅,我不知道你所说的黑魔法是什么,但是你马上就会对我言听计从了!以我猎鹰帝国最伟大的血脉继承人布鲁诺·修斯之名义,费丽雅·蔓萝啊,服从我的命令吧!”

第三节灵魂洗涤
费丽雅怎么也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盯着路修赤色的双眸,费丽雅很清楚,这似乎是上古黑魔法一脉的一种可怕征兆,难道……
突然,路修的双眼闪烁出一种迷人的光泽,随着这种光泽的闪现,费丽雅的思想如同断电的发动机一般突然停止了运转,她仿佛在路修的瞳孔深处发觉一只美丽的小鸟,霎时间那只小鸟如同脱离牢笼的猛兽,一下子冲进费丽雅那双明亮的双眼,然后一切归零。
眼前是片全然的血色,一切都在扭曲,摇晃,形成一个光怪陆离的幻境。她自己的心神也散了,似乎有种奇异的力量在霸道地侵蚀著她的心灵。费丽雅无助地圆睁著美目,两痕清泪从酸涩的眼角沿著白玉似的脸颊静静淌下,清醒和迷茫交替在眸中浮现。
随后费丽雅感觉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懒懒的,傻傻的,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知道,似乎一些事情在发生着变化,精致的五官上神情如梦似幻,她依然是那么地倾国倾城,与原来不同的是原本天蓝色的瞳孔周围闪烁着鲜血般的红色光华,显得格外邪异……
“费丽雅,我的爱人,现在感觉如何啊?”路修抚摸着费丽雅光华的肌肤,赤色的双眸如此刺眼。
费丽雅大梦初醒一般,回以灿烂的笑容:“哦,感觉好极了,鲁鲁,我好像发生了一些改变?”
“呵呵,费丽雅,我说过你会服从我的命令的!”
“是啊,我会服从布鲁诺·修斯大人的每一天命令!”说话的同时看得出来她高兴极了。
“哦,是么?”路修邪笑着,“明天去提交辞去苦修者的申请,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是,我是属于布鲁诺·修斯大人的,谁也不能把我从布鲁诺·修斯大人的身边夺走!”费丽雅柔媚地看着路修——她的主人,神情充满了顺从。
“啊!”轮回三世的遗憾在此时此刻完全弥补回来了,一切都是这么简单,伟大的Geass,我早就拥有改变命运的力量,为什么却一而再地拒绝它呢?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爱人,你的丈夫,你的主人!”
“是,你是我的爱人,我的丈夫,我的主人。”
“你将是我的妻子,我的女奴。”
“是,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女奴。”她含情默默地注视自己的主人。
看着眼前娇柔顺从的小姨兼老师,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如华裳般披在她身上,一身银白色的法袍上面有一些象征蔓萝家族族徽的百合花图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朵圣洁绽放的百合花,一头金色的秀发柔顺在费丽雅婀娜的身姿中,淡淡的发香随著风沁入鼻息。身姿娉婷婀娜,宽大的法袍遮不住傲人的双峰,那圆润的形状夺人眼球,估计一手都难以把握,堪比纤柔柳条的细蛇小蛮腰,好似大点的风都能将她吹倒,只到膝盖的法袍下露出那双修长的玉腿,丝袜包裹的柔顺光泽直叫路修发狂。
法袍的布料透著那翘臀丰润的轮廓,光洁如玉的小腿上好似那藕白色的茎,盈盈而立;妩媚绝伦的五官好像是画师最美的的画卷,迷离若梦的美目中水波盈盈,泛着一抹赤色的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著面前的男子。
下身已经有些发硬的路修忍耐不住这样的诱惑:“美丽的费丽雅啊,顺从自己的欲望,向你的主人释放压抑已久的爱吧!”
听到主人的命令,费丽雅那天蓝色的双眸顿时红光更甚,整个人的神情和气质霎时间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娇艳的脸蛋上带著迷人的红晕,眉眼带春,摇曳著翘臀,款款地在两人紧贴的肉体间不停地磨啊磨。
路修带着征服者的微笑,俯下身,贴上费丽雅如玫瑰色的香唇,滑腻舌头灵活的探入口中,开始一个缠绵火热的湿吻。
在结束了这个令人窒息的热吻后,路修在她耳旁轻声道:“我的宝贝,你的主人快忍不住了,脱下衣服,想你的主人展示你那美丽的身体吧!”
费丽雅轻轻地“嗯”了一声,双手慢慢移到腰际,缓慢温柔地抽去法袍的系带,双臂如翅,优雅地向后舒展,高耸的酥胸傲然前挺,便如同一片云朵,顺著吹弹得破的肌肤滑落,顿时,一具晶莹剔透的胴体便呈现在他面前。
“过来,坐到我腿上。”路修坐到旁边的椅子命令道。
“是……”费丽雅腰肢款摆,步履轻盈地走了过去,仰著优美的脖颈,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抱住路修的熊腰,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傲人双峰,同时张开双腿跨坐在路修的腹部。
看着眼前的佳人,路修对她耳语一番。费丽雅立刻有了动作,她温柔乖巧的為他拉开裤裆的拉链,将路修的坚挺扶了出来,然后将其引导进下身的秘处,脸上带著妖惑的笑容,神情却虔诚而专注,仿佛正进行著某种神圣的仪式。
“费丽雅·蔓萝啊,成为我的女人吧!”
随着路修的命令,费丽雅腰一下沉,路修的小兄弟顿时进入到费丽雅的身体深处,一丝血液从两者结合处缓缓流下。
可是在Geass的力量下,费丽雅似乎完全感受不到疼痛,立刻又开始耸动起来。而路修则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握住费丽雅那硕大的双乳,揉搓,挤压,把玩起来。
看着眼前性感无比的费丽雅,路修想着,在Geass的力量下,这位高贵典雅的美人,这位娇媚无双的美艳佳人,却沦陷在欲望的支配中,扭动着性感的小蛮腰,献出了自己的处女身,这一切怎能不让他感觉剌激莫名、欲仙欲死。
神圣的魔法导师冥想室内满溢著情欲的气味,费丽雅好像是马背上的御手,疯狂的颠动著,金色的秀发垂落在两人流满汗水的肉体上,费丽雅高扬着雪白的喉头,嘴里不住的发出动人心弦的呻吟。
路修微眯著眼睛,任由身上的妙人儿不停的动著,不住地来回抚摸着抚摸着那双被丝袜包裹的美腿,高潮迭起的快感顺著身体的每一条神经冲刷著他,带来美妙绝伦的享受。
“再快点……再快点……”
“是,我的主人……嗯……”
急促的喘息、肉体撞击时的轻微噗嗤声、女教师无助地呻吟……组成一首销魂的欢爱进行曲正在神圣的魔法导师冥想室里激烈上演著。
冥想室的窗外,C.C正一脸魅惑地看着窗内的好戏。“鲁鲁修啊,Geass的力量依旧是觉醒了,就让我们一起区征服这个世界吧!“
血色的夜空染红了明月,一切都是那么地诡异。

后记
猎鹰纪元246年,布莱恩·修斯突然驾崩,临终前指定十三皇子布鲁诺·修斯为皇帝继承者。布鲁诺·修斯陛下励精图治,征服了精灵、翼人、矮人、兽人等种族,用了10年时间统一整个大陆。
王国皇城,贵妃寝宫。
C.C或者说是凯瑟琳皇妃云雨将歇,软软地倒在路修的怀抱中,“陛下,大陆已经统一了,您还有什么愿望吗?”
路修邪笑着,“大陆统一了,世界没有统一啊,海的对岸还有天使族和恶魔族,我还没有尝过天使和魅魔的味道呢!”
“陛下你坏死了,”C.C在路修胸前画着圆圈,“昨晚和皇后费丽雅姐姐还有精灵族的精灵女王玩双飞,还觉得不够啊?”
“哈哈,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控制自己的欲望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实现的能力,而我的欲望有什么事不能实现的?”路修一挥手,感觉世界已在手中掌握。
猎鹰纪元274年,世界归于一统。
(全文完)

上一篇:我嫁给了野人